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 接下来怎么做?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 接下来怎么做?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 接下来怎么做?
湖南三湘银行  “空间有限,10年还是获利了结吧。”  4月底调转投资方向从做空利率债转为做多利率债(详见《宽信用政策调整,小阳春行情会结束吗》(2019-04-26))后,市场诚不欺我,10年期国债已从顶峰3.43下滑至3.00附近,下行幅度超过40bp,获利颇丰。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接下来怎么做?  而在包商银行事件引发情绪最悲观,各项利差(30年-10年利率债,AA城投债-利率债,中小银行同业存单-国股行同业存单)仍处高位,市场信心缺乏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看好利差的收窄(见《中小银行负债难的问题预计下个月缓解》(2019-07-24),《三季度下半段应以收利差交易为主》(2019-08-06))——当然,资金价格下不去,资金投放不出,当然会以收利差为主。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接下来怎么做?  当然,本文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炫耀看得准赚得多,而是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在如今信用利差已经快速收缩,回到历史均值,不少债券的利差还在均值以下后,债券市场又走入了瓶颈,下一个阶段,投什么?  01  —  为什么会从单边下注10年期利率债收益率下行,转变为下注各种利差之间的修复?这是个很好回答的问题,因为基准利率下不去了。  不过,基准利率下不去或者说下行的空间不大并不一定就代表着会存在着收利差的空间,而事实上,收利差交易一般出现在行情的中后段:那个时候金融机构出现了普遍的资产荒,但同时,央行并不希望让资金利率过低——换句话说,该阶段属于货币政策的中后期:货币释放已经完成,金融体系内淤积了大量的资金,但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并不强烈,而央行又未能进一步压低资金价格,导致基准利率难以回落。  “资金贵”+“资产荒”,组成了收利差交易最合适的酝酿空间。  看起来,同样的7月底至现在,裸做多10年期国债同样收获颇丰,下行幅度接近15bp,考虑8左右的久期,1个月内资本利得超过1%还算不错,但30年国债在相同的时间里下行超过20bp,考虑到其更高的久期,收益显然比裸做多10年期国债收益更高。  若对比信用债和同业存单等资产,收利差交易所带来的收益就更加明显了。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接下来怎么做?  02  —  可是,能预料到结果,但我没有预料到过程:利差回收得太过迅猛,转眼之间,同业存单、承兑票据的利差已被拉回至合理区间,30年与10年之间的利差也在转瞬之间修复。  现阶段债券市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做多需求,和各品种之间越来越薄的利差之间的矛盾。  但这越来越薄的利差背后,其实是基准利率10年国债收益率下行乏力。  不过,实际上你也很难去怪罪10年国债“不努力”。  自2014年央行逐渐形成“利率走廊”以来,2015-2019年虽然是两牛包一熊的格局,但7天政策利率和10年期国债的最小利差仍然在40bp附近——换句话说,一旦十年期国债与7天政策利率的利差靠近40bp,就必须要有一个指标动,来拉开差距——要么是7天政策利率下行,要么是10年期国债利率上行。  这有趣的现象其实也说明了短期政策利率对于整条利率曲线的龙头作用——龙头不动,龙身子就只能扭来扭去,难以形成真正的趋势,如果各利差收不回  所以,船行于此,又到了政策利率与10年国债之间利差保护不足的时候,若无央行保护,10年期利率债恐怕就下不去了。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接下来怎么做?  03  —  这个时间段很微妙,如果我们以利差55bp作为警戒区,低于55bp则视为利差过窄,10年期国债即将调整的信号(毕竟你不能要求央行来调整对吧),再将预警信号和国债走势放在一起……  你会得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图表。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接下来怎么做?  除了2015年初至年中持续预警但10年国债随后走出大牛市之外——你或许会记得这是为什么,2015年持续不断的降息推高了风险偏好,而戳破泡沫的“股灾”又把风险偏好重重摔到地上,其他四个预警点都很好的提示了10年期国债的调整压力。  而近期,调整压力又来了。  04  —  如果单纯只是借10年(或群里的“垃圾210”)来做空,还是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我借了,我也空了,然后呢?  难道一直滚隔夜给他人提供赌资么?  虽然提供赌资不失为一个好选择——记得2016年下半年,债券最后一次上涨时,不少人也喊出了“把自己的钱借给别人去赌是傻×”的口号,到最后还不是嚷嚷着“把钱还我我不玩了”——但除此之外并不是没有别的选择。  预警指标对10年期国债来说,是一个火警警报,警告大家“一旦逃离火场,请不要返回”,但如果同样的指标放到30年国债和5年AA+信用债上,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照例,不看2015年6月以前,4次预警中只有一次(2019年1季度),是真正的狼来了,其余几次30年和信用债都在报警声中继续下行。  这就有意思了——对30年和信用债来说,预警警报更像是春晚的“难忘今宵”歌曲,你知道晚会就要结束了,你可还得继续挥手。  这就是我们的策略:  你可以继续持有你的“收利差”头寸如30年国债或AA+信用债、城投债(同业存单除外),但最好做空10年国债或国开债以降低债券调整的风险,在此基础上等待政策利率变动的消息——如果你还持有10年,建议获利了结。  又到了债券获利收割期,接下来怎么做?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